墨菲太冤太苦?斯佳辉并不业余!类比足球窥视斯诺克江湖潜规则

近段时间,斯诺克世锦赛中被淘汰的选手墨菲发表“业余球员不该出现在英锦赛上”的言论持续发酵,尤其是因为他质疑的那位“业余球员”是一位中国小将,所以在国内媒体平台上这起事件也是一直热度不减。

其实墨菲质疑业余球员事件的来龙去脉很容易就说清楚的,没有什么复杂的剧情,12个字就能把事件描述清楚,如下:

诚然,墨菲在这届世锦赛上确实很憋屈,毕竟他目前世界排名第六,而且那排名是实至名归。他就这样懵懂地来了个“一轮游”,我估计他情绪上肯定挺压抑的。

实际上,因为墨菲排名较高,所以赛事方给他分配一个以“替补资格”进入正赛的业余球员作为第一轮对手,这无论是按规则,还是按潜规则来说,那都是在关照他。只是墨菲自己不争气亦或大意了,早早就落后了斯佳辉4局,以1-5面对了5个赛点的艰难局面。虽然他调整状态后实力追回了4个赛点,但最终还是被斯佳辉淘汰出局。而斯佳辉因为毕竟年轻,大战经验少,在接下来的第二轮中也遗憾地以4-6被戴尔淘汰。

其实,任何体育赛事都有类似的情况,都不会让排名靠前的高手彼此之间过早接触,都不会把比赛的悬念放得太靠前了,然而排名靠后也不总是代表着“实力一定会低一截”。

比如我们拿大多数人更熟悉的足球比赛来类比说。2020/21赛季的欧冠淘汰赛对阵抽签中,巴塞罗那被抽中与法甲新贵巴黎圣日尔曼在16强战中对决,结果被大巴黎淘汰。之后,拜仁慕尼黑在8强战中也抽中了巴黎圣日尔曼,也被这家足球新贵淘汰。终究,在连杀两大传统豪门后,大巴黎在半决赛中被曼城双杀,其强势晋级的步伐停留在了4强。

同时,我们要知道的一个真相是,墨菲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与他在后边的几轮中甚至决赛中被淘汰,其最大的区别是:他获得的比赛奖金要少得多。对于一个职业球员来说,这是他最关注的。

所以从某些角度讲,他不是输不起比赛,而是从收入角度来说,作为一个职业球员,他“被世台联这个老板给降薪”了,他有点愤愤不平。按之前老板给他定的“员工级别”(世界第六名),他认为被克扣薪水了,但又不敢跟老板明着抱怨,于是拿“业余球员”说事儿撒气!

在这起事件中,墨菲不满并且质疑其合理性的一点是“业余球员”的问题,而舆论发酵也主要是因为吃瓜群众对“业余球员”的同情和支持。

但大家可能在理解上出现偏差的一点是:墨菲所理解的“业余球员”与网民大众理解的“业余球员”不完全是一个概念。

有人认为,业余球员只是在比赛的时候出场打打比赛就行,不用全职的以台球为职业,平时是有自己的其他工作的,或者说是可以快乐地自由生活的。

然则不是,在世界台球运动联盟(以下简称世台联)斯诺克赛事的生态体系下,这个“业余球员”是有特殊含义的,是专指没有获得世台联承认的职业巡回系列赛事参赛资格的球员。这些业余球员(如果曾经获得过职业球员资格,也被称为降级球员)只是不能参加特定的比赛,但可以“全职”或“业余”地参加其它台球赛事。

就如同明年的卡塔尔足球世界杯,按目前的世界杯预选赛进程来看,意大利和葡萄牙这两支球队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小组中争夺一个名额,所以最后这两支球队至少会有一支出局,而无法参加2022年的世界杯正赛,出局的球队按照斯诺克江湖的说法,就被称为“业余球队”或者是“降级球队”。

假设卡塔尔世界杯正赛开赛前夕,突然有一支已经出线的球队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而退出卡塔尔世界杯正赛,国际足联面对此种突发事件,大概率是会从那些“业余球队”或者“降级球队”中替补一支填充这个名额缺口,以便不影响比赛的正常举行和观赏性。

而斯佳辉就是那个因为有“职业球员”不能参赛而得到机会被替补上来的“业余球员”(或称降级球员),而且本届英锦赛中不止有一位替补的“业余球员”。

对于墨菲这样面对“业余球员”的选手来说,他也可能会希望,出现有人退赛时,他应该轮空直接晋级下一轮,这是有先例的,尤其是在比赛中途的轮次中。

所以总结一下:斯佳辉有个“业余球员”的名头,但他的水平并不业余,他曾经淘汰过丁俊晖,现在又淘汰了墨菲,你能说他业余?他的工作状态也不业余,他就是专门打台球的,他如果分身去做别的职业,很可能世台联就不会给他替补上场的机会了。

其实,斯诺克的赛事制度也一直在频繁地修改,作为赛制规则中的一部分,包括“业余球员”相关的规则也一直在变化。

比如说英锦赛参赛球员所属地区,最初仅限定于英伦三岛,后来逐步扩充到世界范围内所有选手都可以报名参与。

又比如其中的职业资格名额在各地区和国家的分配,几乎每年都会有一些调整,比足球世界杯各大洲的名额调整频繁太多了。

再比如,之前斯诺克的重要职业赛事,世界排名前16位的球员仅在第4、5轮以后才开始出战,这样就能保证这些世界排名靠前的选手能获得稳定的高收入,而现在第一轮就让排名前16的选手出战,就给这些顶尖选手的收入带来风险,比方说这次参赛的墨菲就面对了这样的风险。他如果轻松战胜业余对手(属于正常结果),他也无所谓,但一旦他提前输掉,所获奖金就会极大地受到影响,他必然不开心哦。

其实,斯诺克作为在中国并不是很大众的一项体育运动项目(与花式台球规则差异较大),他有自己的特点,也有自己的江湖规矩,包括那些赛事规则和外行不知道的潜规则,这里举例探讨一二。

其实对喜欢它的人来说,斯诺克是一项很有意思的台球运动,虽然它的规则比普通的花式台球复杂太多,而且打完一局也要花费更长的时间,但这对于爱好者来说,恰恰是其乐趣所在。

然而如果你把它作为一项职业来从事,其成本和难度还是很高的。不说别的,光是你在“业余球员”和“降级球员”阶段的花费和成本,对很多家庭来说都是挺大的一个压力,包括经济方面和时间方面的。

丁俊晖的成功让人们看到了斯诺克球手的风光,但是更多的选手却可能从来都没有进入过“职业资格”阶段,而没有世台联认可的“职业资格”,选手打比赛所获得的收入又很低,甚至都不能抵消各项花费的成本。

即便获得了职业资格,一直坚持下去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曾经有中国球员本已获得职业球员资格,但因为要参加的职业比赛大多都在英国以及英国周边的欧美地区,要足量参加这些比赛必须长期旅居英国,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都很高,所以他们会错过或放弃一些职业巡回赛事,从而导致他们获得的职业球员资格被取消。此外还存在一些球员因为经济利益的驱使打假球,而被处罚取消了职业资格。

球员一旦被取消职业资格,赛事收入立马急转直下,就需要球员自己解决业余球员期间的费用成本问题,或者寻求赞助。而他们重新获得职业球员资格也是非常的有难度,需要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训练和各种比赛磨炼中,此时又要分出精力来赚钱或去寻找赞助,就变成了一个两难的事情。

然而绅士的表现和人设,也需要客观条件的匹配。一个看上去比较绅士的人,他/她应该是成熟、睿智、沉稳的,站到那里,他/她应该给人一种厚重、经历过历练、有生活故事、温文尔雅的感觉。

但是现在很多中国台球选手十几岁就走上了职业化台球的道路。按照斯诺克的要求,让十几岁的少年去维护这种“绅士”的人设形象,着装方面还好说,体现内在的言行举止方面就有点勉为其难了。

这些少年球员,在赢球后不能疯狂庆祝,输球后不能哭,始终必须是一幅“绅士”的模样,有时看着真的有点压抑,那场面你看着电视直播都尴尬。明明一帮还不到20岁的年轻人,一幅稚嫩的脸庞,却要绷着脸,做出一幅“沉稳大方,绅士派十足”的样子,怎么看着都违和!可是斯诺克的规则和潜规则,又都约束他们不能太“朝气蓬勃”,不能像足球进球后那样,疯狂地进行各种花式庆祝。

当然,丁俊晖是个特殊例子,他天生的气质就和斯诺克比较匹配,性格比较沉稳,不急不躁,柔中有刚。他这性格,你让他去踢足球反倒是有点不应景了。

本次事件的主角墨菲,按照斯诺克绅士运动的理念,他的言行也是非常的不绅士了,没有体现出与世界排名第6相对应的绅士风度和大将风度。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